澧水公司/ 党建之窗/ 先进事迹/正文内容

笔墨含心写春秋——谭军同志先进事迹材料

如果没有工作上的交集,我想熟悉他的人并不多,因为总与“文字”打交道,再加上平时为人低调,让这位在公司工作了15年的“老员工”竟有些陌生。而幸运的是,他是我曾经的同事,直接领导,也是我所熟悉的大哥!2011年,我到公司综合部工作,那时候谭哥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,而后来由于工作需要,他辗转其他岗位部门直到2017年又再一次回到办公室工作,4年光阴匆匆,当我再见他时,站在我面前的已然是一位中年“大叔”,微微发福的身材,越发厚重的镜片,这一刻,我竟有些心酸。但我想,这应该就是一位文秘工作者最真实的写照吧!

十五年如一日

2004年夏天,谭军同志从一名省委组织部选调生的身份华丽转身,只身来到澧水公司工作,从此便整日“窝”在办公室里写写划划,这一写一划就是15个春秋。他白天忙着送文件、搞会务、做记录,晚上忙着查资料、写材料、改稿子,无论条件多艰苦,困难有多大,他都以饱满的工作热情和忘我的奉献精神,一心扑在工作上,“5+2”、“白加黑”,就这样开始了他新的人生之旅。

他对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匠人,每一篇文章都是反复打磨,每一处细节都仔细斟酌。他为自己定下一条规矩:起草材料至少查阅学习10篇以上相关文章,上报材料不能出错别字等差错。15年的认真与执著,换来的是经办的1500多篇材料,无一差错。甚至连文印室的小姑娘都说:“只要谭哥看过的材料,连标点符号的全角和半角都能一眼看出来”,这是日积月累的真功夫。都说他熟悉办公室的一切胜过自己的家,家里的东西他不知道摆在哪里,但是一看收发文和会议纪要的标题,就能立马说出其中的大致内容。

在长期工作中,他与文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他所起草的材料中,有大部分是得到直接采用的,而他的秘诀在于“用心、用情、多动脑筋”,他经常查阅资料,善于转换角色,注意用不同的语言表达不同的材料,对于比较专业的材料,更是坚持到专业部门去请教。为了工作,他几乎没有接送过年幼的儿子,没有去参加过一次家长会,更别说孩子的亲子活动。现在儿子6岁了,还从没出省旅游过,现在他说:“等孩子上一年级了,我就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。”可这个责任又能维持多久呢?一些朋友劝他换个环境,到轻松点的岗位工作,他都婉言谢绝。他说,“我觉得作为一名党员,把本职工作做好,用心写好每一份材料,能够得到领导的认可,同事的信任,让大家觉得我这项工作还是大有可为的,这就是我的进步。”在他眼中,“进步”被赋予这层特殊含义,可能就是最大的幸福吧。

闪光在最平凡处

他常说:“父亲曾经是一名军人,因此把自己的名字取一个军字,是希望自己像一名军人一样忠诚担当,对待自己的工作岗位像对待生命一样热爱、认真和负责”,他记住了父亲说的话,对待工作,就一定要让领导放心。

也许在外人看来,文字工作太平静枯燥了,甚至有点压抑。文秘岗位决定了他只能和无言的文字打交道,同学聚会少了,与朋友接触少了,但他依然“无怨无悔、乐在其中”。他对文秘工作的一切充满了感情,他像呵护婴儿一般呵护每一份材料的成长。

即使这样,他每次回家后还是一直惦念着没有完成的材料,生怕影响到正常的工作运转。为此,他曾多次半夜回到办公室“坚守阵地”,有时猛然抬头,才发现东方已经放亮。特别是节假日的时候,别人都休息放松了,他却还在为节后的一篇稿子而精雕细琢,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。而平时在家,只要想起一个好句子、好标题,他就会马上用笔记下来,这已经成为他的职业习惯。家人总说:“你人回来了,心还在工作上。”

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一次与办公室同志座谈会上指出,我曾经在中央军委办公厅做过秘书工作,和大家一样,是同行。对于办公室工作,我体会最深的有四个字,第一个字是“重”,办公室工作地位重要,第二个字是“苦”,办公室每一位同志都很辛苦,特别是赶写材料的秘书更辛苦。第三个字是“杂”,事无巨细,得面面俱到。第四个字是“难”。办公室工作不能遗漏、不能误事,神经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。出成绩时大家可能是无名英雄;在遇到问题时,就可能成为矛盾的焦点,尝尽酸甜苦辣。谭军同志就是这样,十五年如一日在“重、苦、杂、难”的工作困难面前,不退缩,不躲避,以高度的责任心和无私奉献的精神,诠释了共产党员的战斗品质,展现了澧水人的奕奕风采。

工作永远放在第一位

2011年,谭哥的妻子怀孕了,但别说照顾妻子,就连陪妻子散步都做不到,于是他让妻子回娘家住一段时间,这一住就是大半年,孩子出生的前两天妻子才回来。按照公司规定,丈夫的陪护假有半个月,然而他一天都没有休,国庆过后就奔赴工作岗位了。他说:“谁不想陪伴自己的妻子孩子呢,但我的工作更需要我。”

2016年由于工作需要,谭军借调到水利部工作,这一走就是1年半,有时候忙起来好几个月都回不了一次家,转眼孩子都快5岁了,可在儿子眼中,“爸爸”就是一个代名词,而他连这个代名词都很少听孩子叫过。当他回来站在孩子面前时,儿子却对着妈妈说:“爸爸在视频里,在妈妈的手机照片里……

有一次孩子发烧,他正在上海组织一个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,全班60多个学员的每天学习、考察和生活,事无巨细都要安排,实在走不开。孩子高烧到41度,情况非常不好,妻子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要他回来,他说你先观察观察,我买明天早上的车票回来,第二天,当得知孩子的高烧退下来一点,他又把回长沙的票退了,对妻子说,等培训班结束我就赶回来,培训班结束了,可孩子的病也已经好了。

当每年休假回家过年,看到父母鬓角新添的银发,渐渐蹒跚的步履,都让他心中充满了愧疚。当时网上流行“A4纸上看人生”:人生就如一张A4纸,我们的父母五十岁,一年见一次面,在一整张A4纸900格中,我们陪伴他们的时间就有1格,原来被量化的人生如此短暂,而陪伴父母的时间更是弥足珍贵。可即使这样,他依然在亲情和工作中选择了后者,选择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不忘初心,砥砺奋进,甘于奉献,无怨无悔。

“谦和、宽容、平实和坦诚”是领导和同事对谭军的一致评价。但在我心中,这远远还不止,作为一名我身边的优秀共产党员,一名优秀的党务工作者,我仿佛看见了一支闪光的笔,默默书写着忠诚和担当,看见了一面鲜红的旗帜,在平凡的岁月中迎风飘扬……